等小Yoga回家唱歌

是一个偶尔碎碎念的lofter

(首发豆瓣)《王牌特工:黄金圈》我给五星,不过似乎我的朋友们对此评价不一,这也是非常有趣的一点。

总体来说,这部片我从开头笑到结尾,期间有悄悄红了眼眶的瞬间,但这部片真的是非常开心的片子。

作为新一代的间谍片,王牌特工完美融合传统间谍片的“匪夷所思新道具“+帅哥美女间谍+身手不凡,以及喜剧片的人物设定和非常特别的抽象表达,非常惊喜。第一部的教堂长镜头和烟花爆头简直是过目难忘,这一次的汉堡店长镜头我居然也很喜欢,没有烟花爆头的特别,但蓝血管蜡像也勉勉强强过关,不过体育馆鸟笼仓库的表达我觉得非常有寓意。

OK,来说说我最喜欢的部分,就是片子说了啥。好像看起来是老派的间谍打败毒枭拯救世界,实际上真正的冲突在于对毒品这个议题的讨论。除了poppy小姐真正的是一个大反派之外,其他的反派“总统先生和威士忌先生”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派。因为他们的观点实际上在社会上是站得住脚的。所以片子留给观众思考的是“什么样的人才不具有吸引力生存权?” 这是从“如何定义毒品?” (例如poppy小姐作为毒枭认为糖类和酒精的成瘾性其实比毒品更可怕。)“吸毒人群是否是犯罪者?”(白宫女士表示青少年尝试大麻或医院用于阵痛的吗啡)“吸毒人群是否不值得原谅/该死?” (可以引申到犯罪者是否完全失去生存权?死刑的废止等等)。这些颇具争议性的话题并没有统一答案。片子提供了一个人理想性的解决方案,但实际上的社会问题依旧存在。

至于演员,柯林叔简直是帅到没边~失忆部分演技爆炸!蛋仔从下水道出来西装依然扣两颗扣子。梅林和蛋仔喝醉大哭,又差点被酒烧裤裆!老人院吓出屎的对话,每一个都笑死我。每一个角色的口音都各具特色,而且几乎都很有趣。当然最有趣的是Elton爵士!他的本色出演,让这部片亦真亦假,毕竟他是真正的英国巨星!(狮子王《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原唱)他每次出场每次的演出服每次的粗口都是大爆笑的笑点!!音乐与画面感也是非常棒!就当作一个喜剧片来享受吧~~~

这是要把lofter上的写手都逼退的意思吗。。。首页全是“呵呵”+通知列表。。。。不过发图我也被退了好几张,蜜汁逻辑。

连图片都被lofter屏蔽要求修改。。。看了半天也不懂哪里需要改。。。只能减字了。

《Blade Runner 2049》 (中文:银翼杀手2049)嗯……一个很难打分的电影。如果按我的标准大概是三分到四分中间摇摆。为什么打不了分?最早的银翼杀手我似乎看过却没有印象了,所以我去补了一下剧情和基本设定,然后来看这部片。所以第一,各位一定要补看第一部的剧情,否则你会有点懵逼。整个片延续前作的风格,镜头也很唯美,整体设计都是末日后的超现实主义,喜欢这样风格的朋友们请立刻前往。Sony不遗余力展示他的3D投影技术,与此同时光线的运用和精彩的音乐来展示情绪也是很不错的。也就是说技术上肯定高分过关。剧情出乎意料的有悬疑点,也有精彩的反转,且自圆其说得很到位。最后梳理下来估计就是角色的问题。演员演技通通在线,不用怀疑。每次看到欧美演员能自如控制细微的肌肉和动作来展示情绪我就觉得很佩服。但,角色都很单薄。角色成了符号,成了展示这个宇宙这个世界观的工具,我无法带入,也无法感同身受,而且每一个角色的出现比较碎片化,使得整个片子给我留下的印象比较苍白。我甚至无法回答哪一个角色比较有趣或者我比较喜欢。或许喜欢硬科幻的朋友会觉得好看,但我觉得像餐厅里点的花朵茶,很美,也很香,但喝起来除了茶味没有什么特别味道,回家以后只记得它的样子,却不会一直回味。

没看过!

赤恩君:

160728 我们战斗吧长隆动物园

王炸两只

在进考拉园之前

好大一声惊吓哦

这么套路

怪不得正片被剪了2333

——————————

拍:本人@FebeChan

【禁二传】

影(完结)

有的人,像暗夜里的星星,他们的光芒,是回忆,因他们早已经在传输光明的路上燃尽了自己。

他们留下的痕迹,在我们眼里,可以变成星座,也可以融入银河,不会时时刻刻夺人眼球,但你知道,他们就在那里,抬头就可以看见。

他们燃尽的路上,不需要许多许多的解释,也不需要对任何人自我刨白,因为星星的内部那么复杂,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熔岩,有没有风暴,抑或,只有一团团的气体,因为他们不能选择自己开始的样子,却选择了燃烧的方向。

我们有时候被星星晃花了眼。有时候想看着星星流一会儿眼泪。因为我们好喜欢星星呀。

木末芙蓉花:

AO3


 @徽  @咖喱星的拉面  @等小Yoga回家唱歌 我填坑了!!!!!!

给芙蓉的老谭4

欢乐颂离开了我的生活后突然觉得世界都晴朗了!要继续带欢乐给这个世界啊!而不是盗版欢乐颂啊!


一如既往,献给忙碌到无法抬头的芙蓉君。

 @木末芙蓉花  @邊草無窮日暮  @徽  @咖喱星的拉面 

----------------------------------------------

逸荟的粤菜一直颇有名,老谭定了一个周六晚上的包厢约了安迪和赵医生。随行的还有管家先生,毕竟以后义体的保养和维护也是管家先生的工作之一。


老谭也是逸荟的常客,旧上海风格的装潢的包厢还外带了一个面向陆家嘴的露台,如果是白天雕花木窗漏进来的自然光线足以照明。老谭刻意选了一个不是特别大的桌台,四人之间的距离显得比较近。前菜准备了冰镇濑尿虾和上海传统小笼包,以及几个粤式点心。听说赵医生对吃有讲究,老谭特地点了桂花烧鳝和相思子蒸曹白鱼做主菜,甜点则是上海糖藕和流沙包。


安迪驱车去接赵医生,路上安迪不小心说漏了嘴,结果两人愣是在停车场笑了半晌才踩着点儿进了包厢。


包厢门一开,老谭看到两个笑的脸红扑扑的人说笑着走进来,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四人落座。在老谭的意识里,这个包厢内坐的是中国境内对老谭义体最熟悉同时也是老谭信得过的人,自然比较放松。有人说吃饭好不好吃,食材固然重要,但一起吃饭的人更重要。赵医生有趣又放得开,三个人聊得越发深入,不知不觉安迪和老谭都放松下来,管家先生偶尔插嘴捧个梗,整个气氛十分惬意。主菜上来的时候,老谭得意地拿出自己收藏的白葡萄酒佐餐,确实是好酒,四人不知不觉便喝完了一瓶。可惜店内没有同样的白葡萄酒,老谭觉得没有喝尽兴自然还是要再点一瓶。


安迪带着一点点酒意看着老谭,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叫住正准备点酒的老谭:“老谭,别忙,我知道哪里有好酒。” 老谭挑了挑眉毛。“你有带来?你有还不赶紧拿出来?在车上吗?” 安迪有一点为难,先让服务生离开包厢,然后一副憋笑的表情看着老谭:“不在车上,就在这里。”


老谭奇了。“总不会在你手包里吧,那得多小一瓶,怎么够咱们四个人喝?”安迪这时候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在你身上。”


一个晚上都快忘了义体存在的老谭,似乎突然被拉回现实。


“什么?什么意思?” 老谭有一点儿懵。“我身上?”老谭用手轻轻地摸了摸躯干,一边心里默默感慨肥肉都没了,一边担心自己不知不觉间又按到什么机关。


管家先生已经站到老谭身后,以应付随时的需要。赵医生睁着大大的眼睛:“不会吧安迪,我不记得有安装了什么酒桶在义体里面啊。”


安迪已经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就是腹腔义体,当时买了最新款的,对方说附赠了两个新功能,其中一个就是低温储存室。我想另一个就是前几天老谭自己发现的秘密武器。” 


“低温储存室?安迪,你也太文诌诌了,不就是冰箱嘛?” 醉意上头的赵医生也少了几分矜持。


“好吧,就是冰箱。当时你在测试各项义体指数的时候,没有检测冰箱。。。” “等等,安迪,这不能怪我,你当时没有把赠品列在义体表格里面啊。” “我也是当天早上接到对方售后电话才知道的。当时包子正好送了一瓶白葡萄酒给我,我就想测试一下腹腔义体的功能嘛。” “所以你就放进去啦?也不告诉我?安迪你这就不厚道了。如果后面检测出了问题怎么办?” “我也忘了,因为包子妈妈那时候又住院了,我就赶紧过去找包子了。后面也就完全忘记了。” “不是,你。。。”


两人正争得激烈,震惊的老谭突然回过神来。“你俩等等。”


赵医生和安迪同时回头。


老谭用左手扶住额头。“所以我现在肚子里有一瓶白葡萄酒?” 


“嗯哪。” “对。”


“然后酒是放在一个冰箱里面?”


“嗯哪。” “对。”


“然后我肚子里有一个冰箱?”


“没错。” “就是这样。”


两个理性派的正直脸毫无愧疚地看着老谭。管家先生似乎很认真的在研究天花板上的吊灯。


五分钟后。“拿出来。”


“啊?” “啊?” 


“我说,把酒给我拿出来!”


“哦,那就拿呗。” “嗯哪。”


“怎么拿出来!”


赵医生张了张嘴。“。。。你可以打开冰箱门,拿出酒,关上冰箱门。完了。” “扑哧。”“扑哧。”


“。。。别笑了!” 老谭面无表情,但是在安迪笑倒在沙发上以后,只能露出苦笑。


赵医生一边笑到抹泪,一边有点同情的看着老谭:“抱歉谭总,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关,安迪虽然知道但是她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您要不要看看您的义体App?”


老谭顿悟一般拿出手机,在腹腔义体上点击了 “恒温储存空间”。


“谭先生您好,您的恒温储存空间内部目前的温度是摄氏0度,根据储藏物质的扫描结果可以判断是盛有液体物质的玻璃容器,体积500ML。没有检测到其它物质。报告完毕。请问您需要进行下一步的操作嘛?”


“是。”老谭捂脸。


“好的。请问您需要什么操作?”


“将物体取出。”


“好的。物体即将取出,请保证您的腹腔没有被无弹性物质包裹,请问您要现在开仓吗?“


“等等!” 


“好的。当您需要重启开仓服务的时候,您也可以在App上直接选择开仓。感谢您的使用。”


老谭松了一口气,抬起了头。三双亮晶晶的眼神让老谭差点退了一步。


“看。。看什么看!”


“老谭我要喝酒!” 安迪大叫。


“咱们点点儿别的?” 


“不行!我就要喝那一瓶!”


为了安抚安迪,也害怕走出包厢被围观,老谭不情愿的脱下了外套,解开了衬衣的扣子,露出义体腹腔自带的八块腹肌。“哇塞,我都不知道老谭你身材这么好!” 老谭一脸冷漠。


“谭先生您好,请问您确认要使用开仓服务?”


“是的。”


“好的,请谭先生按以下顺序点击您的腹肌:左上角,右上角,左二,右二,左三,右三,左下角,右下角。这是您的开仓密码。您可以开始了。”


“。。。” 老谭似乎又死机了。


“我来帮你按!” 安迪扑过来。


“不用!” 老谭赶紧转身面对露台,背对三人忍住羞耻点起了自己的腹肌。殊不知夜晚的露台落地玻璃门反光,屋内的三人将他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仓门将在2秒后开启。2。1。开启!”


“砰!” 落地窗中的老谭腹部冒出一股白烟,右侧腹似乎慢慢弹了出来。更多的白色气体从右侧腹的开口处冒出来。老谭轻轻拉了下右侧腹的空隙处,“啪!” 老谭腹肌形成了一道门,向左边完全的打开。在越来越多的白色气体中,可以隐约看见一个自带灯光效果的长方体空间。白色气体散去,一瓶酒静静地躺在五彩霓虹灯效果的冰箱里面。


赵医生和管家先生说不出话来,正准备惊叹的时候,安迪走过去:“能拿出来吗?” “我这个角度看不见,你来拿吧。”


安迪用了老牛鼻子劲儿了,拿不出来。冻上了。


赵医生和管家先生都徒手尝试了一下,无果。安迪从包厢服务柜的抽屉里找到了牛排刀,举着刀走到老谭面前,蹲下来开始试图把酒瓶和箱底间凿出一点点空隙。老谭双眼无神地坐在单人沙发上,肚子大开,安迪的脸都要埋进他肚子里了,手上的动作不停,一脸的汗在五彩霓虹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赵医生在一旁不好插手,思考着安迪这动作和刨腹产差不多。管家先生则是非常认真的研究天花板的吊顶花纹。俗话说,非礼勿视。


“嗑”一声轻响,酒瓶松动了,安迪放下刀子,使劲儿一拔,白葡萄酒就完整的被她握在手里。


“喝酒咯!” 安迪起身。“红酒开瓶器去哪了?”


“。。。别找了。” 沙发里的老谭,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用这个吧。” 老谭用力地瞪了一下自己伸出来的右手食指。“砰!” 一个红酒开瓶器从右手食指上冒出来。


“哇,老谭你真的是太棒了!” 安迪毫不介意地拿老谭的手在那儿转软木塞。老谭瞅了安迪一眼,哭笑不得。


“开了!” 安迪欢呼,跑走去拿杯子,留下一个在沙发里敞胸露腹腔,右手食指上顶着一个软木塞的老谭。极为自然的,老谭把软木塞放在自己鼻子下闻了闻。“还不错。”


老谭对新义体适应性良好。赵医生点了点头。


给芙蓉的老谭3

盗版史塔克系列第三弹?不知道芙蓉会不会为了让我不继续写而放大招。

 @木末芙蓉花  @邊草無窮日暮 @咖喱星的拉面

------------------------------

盛宣的秘书对于谭总的黑眼圈很有眼力介儿的表示啥也没看见。但对于老谭本人来说,睡眠不足的后果在这个年纪来说已经很严重了。昨晚上闹了一宿,下午三点多就感到疲劳的老谭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老谭用右手手背揉了揉眼睛。揉完才有点儿后怕刚才居然没有触发什么其他的功能。


想到这个关节,老谭不得不拿手机调出义体App。毕竟有时候惊喜也会变成惊吓,更何况有的情况下根本就是惊吓,喜无从谈起。


老谭在义体App的3D模型里点了点腹部。


“谭宗明先生您好”机械女声开始了解说。“您的腹部义体是Y公司于2025年11月推出的4DDPZ型号的多功能腹腔。Y公司以超强力营养吸收肠道系统闻名于世,从2023年开始推出的4D腹腔义体一直是全球销量冠军。DPZ系列采用最新技术,保证义体安装者食用的食物都能完整吸收营养,并根据安装者的体重控制摄入量,多余的油脂则会进入能量系统储存,在您需要的时候提供必要的援助。” 老谭本来听得昏昏欲睡,听到必要的援助几个字皱了皱眉头,想听一听后续,语音解说结束了。老谭心里疑惑,赶紧拿过来手机,点开“腹腔详细信息”一览。


“主要功能:DPZ消化系统。

附加功能:恒温储存空间。

隐藏功能:*********”


老谭又皱起眉头。虽然附加功能很奇怪,但隐藏功能更让他好奇。


他用手指点了点“隐藏功能”。App弹出一个指纹检测。老谭放上大拇指。


“哔!确认谭宗明本人” 


App又弹出一个瞳孔检测。老谭举起手机对准了自己的眼睛。


“哔!再次确认谭宗明本人。”


App界面出现加载画面。


老谭耐心又忐忑的等待。


安迪从昨天就去德国出差了。在Teleport3D视频通讯里不方便细说,老谭只能咬牙切齿的叫安迪今天早点回来。安迪答应后当然一如既往地没感受到老谭的情绪,交代完方案就公事公办地挂断了。老谭从出院前就开始积攒的情绪,现在又叫嚣起来。


“叮咚!”老谭立刻收回思绪将注意力放在手机界面上。


“DPZ系列SupM限量款腹腔隐藏功能如下:

- 低温氮气子弹喷射枪。

使用方法:双手叉腰用力向内按压3下,肚脐内隐藏枪口将会伸出打开,之后持续按压三秒会向正面方向射出低温氮气子弹。正常情况下可以连发3枪。枪支射程大约10-15米,上下误差范围5-10厘米。

弹药填装:自动。(以腹腔储存能量为准)

注意事项:1. 没事不要叉腰。2. 注意补充能量。如果能量不足一枚子弹,腹腔将会发出持续警报声或小幅震动以示警。示警可关闭。3. 能量为空的情况下,喷射枪将无法启动,腹腔饥饿模式将会开启。”


老谭眼前一黑,狠狠抓住手机打开搜索引擎查看低温氮气子弹喷射枪的资料。


“Xikipedia:低温氮气子弹喷射枪 - 宇宙战中有重力条件下同盟军用小型杀伤性武器,2020年由同盟军罗斯菲尔武器实验室研发,2021年正式投入演习,2022年作为同盟银河探索号上校及以上军官持有特别武器正式投入生产使用。军用管制武器。


低温氮气子弹控制温度为零下300度,可以在0.005秒(地球时间)内极速冷冻任何生物与非生物。被击中者无生还可能。”


老谭这回是真正的眼前一黑,差点滚下老板椅。老谭扶住办公桌,赶紧查看义体App关于隐藏功能的其它设定。


“子弹能量换算工具:

一颗低温氮气子弹所需能量可以由以下渠道获取:

  1. 500-560克五花肉(肥肉比重需超过30%)

  2. 500克78%可可含量巧克力

  3. 700克烧鸭(带皮)

  4. …”


老谭一脸的汗水,赶紧往下滚动页面。


“低温氮气子弹喷射枪设定:

低能量示警:开/关

低能量示警方式:振动/警报

无能量腹腔饥饿模式:开/关”


老谭赶紧关了低能量示警,等他选择关闭“无能量腹腔饥饿模式”的时候,系统显示“您确定要关闭无能量腹腔饥饿模式吗?” “是” “好的。请您将两手食指插入肚脐位置。” 


老谭差点砸了手机。


老谭将衬衣拉起来,露出八块腹肌的义体。


老谭将两手食指插入肚脐。


高跟鞋声和敲门声同时响起。在老谭还没有抬起头来的时候,安迪已经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探身进来:“老谭,我回来了,怎么样,我有点担心你义体用的还习惯。。。。。”


“好的,请您顺时针旋转一圈再逆时针旋转一圈后按压肚脐位置两次。” 在老谭和安迪对视的沉默中,义体App温柔的语音响起。


老谭今天没能关掉无能量腹腔饥饿模式。


作为一个随身携带杀伤性武器的行走的武器库,老谭觉得有必要和安迪还有赵医生谈一谈。 

给芙蓉的老谭2

继续放飞自我。 @邊草無窮日暮  @木末芙蓉花 

---------------------------

管家赶紧按下呼叫铃,不一会儿,赵医生白衣飘飘走进了VIP病房。


“什么情况?病人有哪里不舒服吗?”赵医生非常严肃的看过来。


老谭晃了晃张开的左手。“请问怎么把这些工具收起来?”


“抱歉,忘了和您交代义体的使用说明了。请您使劲儿眨一下您的左眼。”赵医生眨了眨眼睛。


老谭照做了,“咻咻咻”五根金属物质消失在指尖。老谭用力握了握拳,又仔细看了看指尖。一点痕迹也没有。


老谭点点头。“明白了。还真是最新科技。”


“您出院后可以下载义体App在您的手机上以备查看。还有别的问题吗?没有的话我需要回去查房了。” 赵医生虽然脸还对着老谭,但已将身体转成半侧身,作势要走。


“那个。。。” 老谭很少吞吞吐吐。“听安迪说,是你帮我选的义体工具?” 


“啊,其实不算我选的,就是把义体工具按照受欢迎程度顺序排列了一下给安迪小姐过目。” 赵医生挠了挠后脑勺。“她就这样签字了?” 老谭一脸震惊。“对啊,安迪小姐当时应该很着急吧,早一点选完就可以早一点交货。”赵医生露出大白牙。


老谭脸色不变,点点头,“谢谢你,没有别的问题了。”他转头向管家示意,管家便将赵医生送出了病房。赵医生也点点头,转身立刻用飞快的步伐走出了病房的大门。


老谭在门关上后立刻沉下脸来。门外不远处传来不容错过的爆笑声。


老谭无心再看右手,只觉得老脸丢尽,昏昏沉沉。他把被子拉上,让管家把床摇下去后闭上眼睛。


第二天老谭就办理了出院。去盛宣处理了一些积压的公事,晚饭后他回了半山老宅。随他一起回家的还有手机上的义体App。


他进了卧室后,脱掉了上衣,开始观察义体。


虽然不愿意,但既然义体已经安装好了,那就一定要弄清楚功能,也要尽快熟悉才行,不然还会继续丢脸。一向实用主义的老谭决心好好地使用义体。


打开义体App,“谭宗明”账号上显示了已安装的义体。点开“右手”,屏幕上立刻跳出3D图案,显示了每一个相关的功能。老谭瞪着眼使劲儿摇晃右手。


“崩” 右手食指是餐刀。

“崩” 右手中指是红外线教鞭。

“崩” 右手无名指是水果刀。

“崩” 右手小指是电磁铁。


“崩” 右手大拇指是电动牙刷。


“哔” 右手手掌处居然加装了一个射电手电筒。


在卧室墙壁上出现了一个红点的那一瞬间,整个老宅立刻断了电,老谭还没有发声,一个肌肉雄壮的身体撞破窗户将他扑倒在床上。“长江长江,保护对象安全,保护对象安全。完毕。” 肌肉男悄悄对手腕上的手表说话,不一会儿他耳内的对讲机传出回答:“黄河黄河,未发现狙击手,未发现狙击手,检查室内,检查室内,完毕。” 肌肉男正准备回答,老谭终于把自己从巨大的肱二头肌下解救出来,大口呼吸了空气后,立刻抓住肌肉男的手:“放开我,这是误判。红外线是从我的手上发出来的。” 肌肉男明显没有反应过来,黑暗中也看不清老谭的脸,便维持着原姿势没有动。“快。把我。放开。我要不能呼吸了。” 老谭咬牙切齿。肌肉男赶紧爬起来。老谭本意把中指给对方看,谁知不经意将右手手掌对着对方,肌肉男立刻被强光照射遮住眼睛。“啊啊啊。”老谭赶紧使劲儿眨了眨右眼。射电手电筒关上了。


肌肉男用力眨了几下眼:“黄河黄河,警报解除,警报解除。完毕。” 


说完肌肉男抬头看向老谭,老谭正很认真的比出右手中指。肌肉男深吸一口气。


老谭瞪着眼,右手中指晃动,肌肉男皱着眉,狠狠地握拳。“老板,就算我只是一个保镖你也不能这样侮辱人。”


“崩” 红外线教鞭正好跳出来,一根红色光束直指天花板。


老宅又断电了。老谭赶紧让肌肉男保镖指示其他人打开电闸。


一夜鸡飞狗跳。


--------

顶隐形锅盖。 


给芙蓉的老谭

被阿直,拉面和芙蓉鼓励而写下的不靠谱老谭。预警之过分OOC,请注意避雷。

 @邊草無窮日暮  @木末芙蓉花 

---------------------------------

他现在什么都感觉不到。


一片黑暗。连时间都停滞了。听觉嗅觉视觉触觉,似乎都被隔离了一样,留在这里的大概只有一缕意识。还有一点记忆。


完全的虚无,幽魂一般在这个空间,说不上移动,因为没有坐标系可以参考。说不上静止,因为没有维度。无限又有限的虚无。


说不上来的平静,似乎因为没有什么需要思考,归于圆寂一般的安逸。好久没有这样发呆了。发呆?似乎齿轮开始运作的样子。慢慢的,一些字句浮现。


我到底在哪?这是哪里?我在干嘛?我是谁?越来越焦急,越来越痛苦,越来越。。。


一阵机械的哔哔声如同藤蔓一样缠绕而上覆盖了过来。白光漫过。


“你醒了!老谭!” 温柔又冷漠的女声。“哎哟老谭啊,你这是吓死我了。”焦急的男声。“老爷!”有礼的男声。“请让一让,让一让。”大提琴一样的声音。


老谭从手术中醒来就不得不面对一群吵吵嚷嚷的呼唤,接下来就是一双专业的手检查眼睑舌头,观察生理反应,很快他又睡过去了。能够再次有意识地醒来大概是好几天后。


老谭动了动眼珠,窗外阴天。想要侧脸的时候就被管家发现了。他抿了口水,让管家把床头摇起来一点,然后看着自己的身体。车祸毁了自己的四肢,腹腔也受到了冲击。紧急时刻,安迪拍版给老谭安装了最新版的义体。现在老谭举起两手,似乎和常人没有两样,也能基本按照大脑的要求动作,稍微还有点僵硬,据说只要多练习多使用便会完全熟练。


老谭没有表情,斜靠在枕头上看着自己的手。他思考着。


一天前。“最新的义体可以附加很多功能,我问了赵医生给你选了最受欢迎的功能组合。你要是不满意还是可以回来更换的。” 安迪带着一丝微笑。“好啦,你好好休息几天,赵医生说只要脑部检查没有问题你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回去上班了,你不在我可要应付很多麻烦事。有事call我。” 潇洒的背影很快走远了。


老谭动了动左手尾指。

老谭使劲儿动了动左手尾指。

老谭瞪着眼使劲儿动了动左手尾指。


“崩” 一根约7厘米长长细细的棍状物从指甲和肉中间的缝隙弹出来。棍状物顶端是扁的。


老谭看了一会儿。转头看向一直站在旁边没做声的管家:“这是什么。”


“老爷,根据我的经验,这个应该是掏耳勺。” 

“。。。。。。” 已经不惑之年的老谭此前从来没有自己掏过耳朵。“所以这个要插进耳朵里面?”

“是的老爷,然后轻柔刮蹭耳朵内的皮肤,可以清洁耳垢。”

“。。。。。。” 老谭一脸厌恶。“所以我用完了怎么洗?”


几经挣扎,老谭放弃了使用。


老谭动了动左手无名指。

根据经验,老谭瞪着眼使劲儿动了动左手无名指。


“崩” 一根约10厘米长长细细的棍状物从指甲和肉中间的缝隙弹出来。棍状物顶端是十字状的。


“。。。老爷,这是起子。”管家不等老谭开口询问,便立刻答道。“用来拧紧螺丝或是拧松螺丝。” 

老谭点点头。


老谭瞪着眼使劲儿动了动左手中指和食指。毕竟只比中指有点不礼貌。

“崩”“崩” 一根约5厘米长长细细的棍状物从中指上弹出来,顶端似乎像一个B字。另一根从食指弹出来的棍状物顶端是一圈螺旋。

“老爷,这。。。” “我知道,开啤酒瓶的和红酒瓶的。”老谭撇撇嘴。


老谭尽量不带感情色彩的使劲儿动了动左手大拇指。

“叮” 这次不是棍状物。

老谭面部肌肉有点颤抖。

是一个叉子。


窗帘被风吹起来,一个中年美男子,靠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双眼一错不错的瞪着举在脸前的左手。


“所以。”

大约5分钟后。

“要怎么把这些鬼东西收起来!” 


-------------------

顶锅盖逃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