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小Yoga回家唱歌

是一个偶尔碎碎念的lofter

西北偏北

@APOPHASIS 我觉得这个行程可以。٩(˃̶͈̀௰˂̶͈́)و

美人赠我糖葫芦:

8月10日到8月18日,我在西北待了九天,回来后囊空如洗,提前步入破产生活。


从杭州离开的那天赶上台风,机场广播一声声播报取消航班,公告牌上鲜红一片,做好了去不成的准备。可到底还是起飞了,甚至没有延误太长时间。巨大机翼割破雨幕冲上云端,高处的天空柔软静谧如丝绒,到信阳中转时明月皎皎,像一串孤高的淡黄花序缀在云间。


为了省点路费,9号晚上在西安中转换乘。12年4月底我来过西安,同行的室友如今在西雅图给亚马逊搬砖。在兵马俑地宫被忽悠买过一只手镯,当然不可能是玉,黑石里头泛着一点点雪花似的白,怎么也擦不干净,只好安慰自己这就是王二笔下的长安,黑的水混着白的雪,几百块钱买一段诗意。但几百块能吃多少份凉皮啊,我对西安的执念至今无法化解。


10号从西安出发去敦煌。从飞机上看下去,先是千里平畴,后是雪山戈壁,房屋和作物像柔弱草茎,在浑圆的天空下旋转。山脉纵横千里,从大地上刺出,宛如雪白骨架。云朵很低,在青绿草场投下大块阴影。江河是静脉,缓慢,几乎凝固。


到敦煌时,绿色稀薄,风沙盛大。机场大巴10元一位,停经的站点不少,间距极短——敦煌原来是这么小的地方。道路两侧种满梭梭树,下午六点的阳光仍然炽烈,细小的叶片在微风中披拂舞动,发出蝉鸣般的声响。车厢里一队结伴的旅客和乘务员商谈明天的包车事宜,乘务员态度热情,业务熟练,蜜色脸庞上生着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再抬头,海蓝的路牌一闪而过,新浇筑的柏油马路叫阳关大道。


落脚在敦煌夜市附近。神奇的是这个夜市大半是川菜,而后无论我们去到哪一个城市,街道上满是川菜馆子,恍惚以为自己还在成都。想要尝试的烧烤店家对面就是装修豪华的蜀大侠,饥肠辘辘的一行人等不起,最终去吃了一顿串串。西北日落极晚,要到九点才是正式入夜。夜市一下子热闹起来,空气中到处是烤肉香气。此地人民酷爱用带龙头的塑料酒桶喝啤酒,有年轻后生怀抱酒桶踩着平衡车疾驰来去,功夫是真不错。夜市居中一排都是卖纪念品的小摊位,胡杨手串、敦煌特色皮包、印花丝巾、骆驼玩偶,样子倒都不坏。


11日去莫高窟。莫高窟的A票不好买,需要提前预订。进去之后先有两场观影,介绍敦煌与莫高窟的历史。之后乘坐大巴到达千佛洞下,排好队伍,十几人一组,由景区的导游带队进入洞窟。壁画易受侵害,每个洞窟不过匆匆停留几分钟,精髓之处由导游用手电幽微光亮指出,余下大片清凉的沉默。佛国寂寂,而栈道之外阳光猛烈,是另外一重世界。当年学校办过敦煌壁画的复原展,展厅离图书馆不远,吃过饭可以随便溜达。复原的壁画极精细,连裂纹与斑驳也一一做出质感。菩萨神仙都柔美,无悲无喜,无可无不可。供养人衣饰华丽,只是脸部的颜料氧化,徒留一圈墨黑,不知道算不算得千古。时间是河流,带走砂砾也带走黄金,一切,一切都那么无可挽回。


今年各个博物馆都在大搞文创,敦煌做得不错。那些秾丽的色彩和优美的造型给设计师省事,也骗得人心甘情愿在文创店里头铁。不仅搞艺术费钱,欣赏艺术也费钱啊。


下午去鸣沙山月牙泉。整个景点无处不在放《含笑》,梦回1999。气温不算太高,但阳光格外晒,几乎张不开眼睛。黄沙漫漫,烟尘滚滚,脑子一抽去骑骆驼。没人告诉过我骆驼有那么颠,整个骑行过程完全是受刑,下来以后腿肚子都在发软。月牙泉是小小的一汪,深不可测的绿,确实像风沙里睁开的眼睛。附近甚至还有一片芦苇荡,几只蝴蝶飞进了苇丛。


12日去雅丹魔鬼城、玉门关和阳关。戈壁如铁,千里无人,才明白什么叫“春风不度玉门关”,什么叫“西出阳关无故人”。所谓遗址,只是风沙开恩留下的黄土墩子。车程久远,耳机里一直放的是张楚的《西出阳关》。路上碰到警察设卡,有歹徒在此流窜。像武侠小说里发生过的故事。


夜里乘车去嘉峪关。夕阳在祁连山后隐没,霞光煌煌。在非常短暂的绚丽之后,一切都藏匿到了黑暗之中。13号原定去看嘉峪关长城,可惜之前两天行程太累,大家一致赞成在酒店里泡一天直接去张掖。嘉峪关夜凉如水,出租车起步价只要五块钱。夜空里弥漫着淡淡的雾气,透出往事如烟的蓝。此地有钢铁厂,并非纯粹的旅游城市,基础建设也比敦煌更像样。车站附近的镇子叫文殊镇,感念菩萨功德。


13号夜间到张掖。终于有了进入大城市的感觉。14号早间去冰沟丹霞,景区冷门,游客稀少,观感极佳。山崖果然有淡淡赤色,一种沙沙的、发苦的红。天风浩荡,登高可见远处雪山。不远处是康乐草原,我们无奈错过。沿途有河流潺潺,没有一丝暑气。下午到七彩丹霞,游客多了十倍不止。累到连走马观花的力气都欠奉,一口气坐大巴到了终点站。人声嘈杂,脑中昏昏,坐下休息许久,抬头不见浓艳晚霞,只见一轮清淡的月亮,温柔浮在条状的烟紫云层之上。回来检视照片,拍出的效果倒是不错。丹霞瑰丽,天空辽远,暮色是轻轻的一抹,月亮是淡淡的一个。


15日来到青海,从西宁包车前往青海湖。海拔骤然升高,气温下降很快,太阳光线仍旧不弱,感觉有点像冬日晴朗的清晨,不像是在夏天。到青海湖这一路景色丰美,草原像一卷薄毛毯裹住山脉表里,随处可见马匹、牦牛和山羊。云层比马背还低,叫人想起张子选的诗——“羊羊羊,相爱在高岗”——天天天蓝,可以为一切伧俗找到理由。司机在车里放草原歌曲,都是些不知名字的歌,词倒写得不坏,有两句印象深刻,一句是“世间溜溜的美景我不爱啊,爱看你青春的眼睛”,还有一句是“我是离家的旅人,带着故乡的桨声”。


青海湖边一串油菜花田,正是盛开的时候,拍照的游人不少。湖水湛蓝,蓝得一无所有,像凝结的蓝色宝石,不会被风吹动一个褶儿。真正走进了才发现,原来湖里有许多鸟,游鱼肥硕,浪花拍打湖岸,竟然和真正的海没有区别。不知今夕何夕,不知此地何地。


从青海湖出来,驱车前往茶卡盐湖。路经橡皮山,在最高点停下拍照。一只胖滚滚田鼠从地里钻出来,跟我们一起看落日,人来不惊。吃过饭后继续上路,暮色沉沉,星子稀微。才想起这一天是中元节,月亮在很高很远的天上,我们在很高很远的山上,人人脸上透着惨淡的白(那种月光下看谁都是惨白)。我见青山应如是,青山不是我的家。


到达茶卡,民宿老板和包车司机起了冲突。西北一线旅游水深,总算是见识到了。好在事情顺利解决,不幸的是高反加上感冒,险些没办法再坚持。只是听说茶卡盐湖不收浙江籍门票,本穷鬼还是义无反顾拖着残躯去了。此景点标准网红景点,其实也没什么稀奇,但拍照效果确实不错。只是我这么一个不爱出镜的人,白白坐在长椅上玩了几个小时手机,真是辜负浙江老板一片老乡情谊。


16日返回西宁,稍作休整,17日前往兰州。去兰州主要是为了甘肃省博物馆,可惜大部分珍贵展品都被国博借走,来得不是时候。甘肃省博物馆长得四四方方,在国内的博物馆里显得格外朴素。文创还是贵,书签是真漂亮。此行另外的收获就是验证了兰州确实是有兰州拉面的,便宜大碗,可惜我口淡,吃不太惯胡椒味道,面条是好面条,牛肉是好牛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兰州人民似乎格外热爱海底捞。




18号打道回府,连照片都懒得整理,游记拖到了现在。眼下我只想继续躺着,像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那样。

安排进我的明年旅行计划里!

Margherita C.:

布拉格

圣维托大教堂的彩绘玻璃和玫瑰窗

P1至P5是由阿尔方斯•穆夏的设计


今天顶着高温,走到了城堡区,又饿又渴。请今夏来欧洲旅游的诸位务必带藿香正气和水瓶(◐‿◑)







London Underground in Summer

In summer, I mean the real heating summer, walking along the London Underground station, from one line to another, is like walking in hell.

The temperature can be as high as 40 degrees, no fresh air goes through. Perfume from ladies mixed with cologne from gentlemen, tourists in their leather jackets (who can never imagine why it is 22 degrees outside but here they are standing near a volcano.) carrying their XL luggages to climb steps as the signs to lift is blurred by the steams from those handmade Saviour Street suites.

Being a short human can be a positive thing - to quickly skip & run under people’s arms, but that is also means you can be the victim of someone’s underarm poisoning smell. Being tall means you have less chance to jump on a tube: either you bend your neck for the whole journey, or hit your forehead against the carriage ceiling every time when our tube driver breaks.

Everyone has their headsets on. (Well, probably except those tourists as they are shouting to each other to ensure they didn’t jump on a wrong tube.)

Lots of people are reading boring free newspapers, some read books, some work on a laptop, some retouch their eyelash, but majority of passengers are staring the advertisements on top of every carriage. Because no internet in this 151-year-old public transport system. The black brick-shape phone (if you don’t have a game on it) is a true brick now.

A Hermes-bag lady standing beside a Microsoft developer (backpack has a logo), trying to glance the 8th season Game of Thrones on his screen. A gym trainer is leaning against the carriage door & eating popcorn. Opposite a girl in a nice yellow summer dress standing a man in his down jacket.

Suddenly, the tube stops. The driver’s motionless voice comes out of the speaker: “There is a signal failure in the station of Acton Town (or any station TBH), we will be held here for a short while. “ the stillness & heating wraps everyone but nothing you can do. It may be the 10th time you hear a signal failure message this week.

After 5 minutes, all you want is getting out of the tube & have a deep breath.

10 minutes you just want to know if you are going to be buried here, or next stop.

15 minutes later. You think this IS a train to the hell.

20 minutes later. The train moves. Everyone sighs relievedly.

When you see the daylight & 4G signal again, you feel that you are alive again.

What can I say? Welcome to London!

今天也是白手套精神的一天!

摔跤的川川和阿诚的臂弯,但我被凯哥迷住了怎么办

答应阿直的长评呀。必须要给这篇差点可以当做两个生日的生贺文写一点什么。(⁎⁍̴̛ᴗ⁍̴̛⁎) @日暮里 

文章实在是间隔太久,于是终于找了一个时间从头到尾再读一遍。(没有吐槽的意思你信我阿直!)我就想到什么说什么好了。

———————————

教授唐川这辈子摔了多少跤他不记得了,但至少有三次他使劲儿想忘又忘不掉。每次被提起的时候都会耻感爆炸,又带着甜,还有一点点的怨怼。

教授唐川这辈子人生上摔的跤大概只有两次。一次是被凯哥用脚绊倒的,结果住院不说还遭遇了学术低谷,不过大概率上,到了这个年纪也没有那么多情绪了,反而觉得收获颇多,也不计较了。另一次就是被诚哥用眼神绊倒的。结果就是来来去去多少年了也还趴在坑底不愿意动,要不是最后诚哥良(爱)心(川)发(心)现(切),赶紧伸出双臂接住,可能就要坑(孤)底(独)长(终)草(老)了。

回头一看,不管哪一次跌倒,唐川都稳稳地跌在诚哥的怀里,都有点狼狈不堪的意思。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我就掉进你这个坑里出不去了吗!?”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吗?(对阿直灵魂拷问)

——————————

真实感谢阿直对于我这个“无厘头脑洞宇宙拥有者”的极大限度包容与关爱,用尽了心力写出来这么一个既立得住脚又兼具人文关怀的故事。我这个脑洞宇宙也因此急剧膨胀了一阵。

现在阿直版的凯哥还时不时在我脑洞宇宙的一角,拿出功夫茶桌,一边喝茶一边迎着落日余晖摸一摸下巴的胡渣,然后掉头叫周超把今天钓的鱼清蒸了。喜欢这个会做戏有时代宿命感的凯哥。他比电影里的那个角色似乎更鲜活。他真正的有一双冷酷的手,温暖而迷惑人心的眼,装着复杂多变的情感的心,以及在灰色地带走过大半辈子的性格。

我也可以看见那座小唐楼,后墙外的防火梯,户内蜿蜒狭窄的空间,窗户边上斑驳的墙壁,地上是开裂又修复了的地砖。一个脱漆了的桌上放着一只电脑。床边两双鞋底都磨薄了的trainer和胶鞋。床头可能只有一盏小台灯和一把上了膛的枪,床头板的后面是一个嵌入墙里的保险柜。窗户大半年没刷过了,边角都是水渍留下的痕迹。阳光透进来的时候,窗外的猫影一跃而过。

可以想像凯哥吃着川川带去的点心,歪着头,胡渣上的碎屑。吃完以后用食指和拇指擦过嘴唇,再抬起眼来。就算他骗了川川!还差点害死诚哥!!我也喜欢凯哥!(脑洞宇宙已经歪歪)

————————————

其实就算我没有去过LA,我好像也可以用我见过的纽约唐人街和伦敦唐人街,搭建出一个故事里的样子。这全赖阿直对于细节的描述和风貌的详解。连禁酒令时期的地下暗线都知道,我似乎看见了一个3D模型一样的中国城。

故事的背景也非常严格的按照逻辑规划。整个架构让人觉得就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件,无论是贪腐还是卧底的阴影,无论是地产商和老地权之间的博弈,都是完全可能也可以发生的事,在阅读中接受起来极为自然毫无疑虑,而且让本来很单薄的卧底间谍爱情故事,蜕变成一个在社会研究观察中发生的插曲。爱情故事反而变成了副线,而主线是一个愣头青闯入了一场大型反贪反黑卧底事件,既被当作了棋子又变身成为一个亲历者和记录员,在若干年后回头揭秘这个案件背后的隐情。

这里必须盛赞阿直对于我这个傻乎乎点梗人提出的傻乎乎梗(大约是什么卧底与小白兔的故事)进行大幅升华的能力。不愧是博士直!(崇拜的眼神)创造出了一个平行宇宙一样的空间。而这些人物,在其间都有了新的起点,和新的故事。他们的时间线不再被原著所束缚,但他们又带着原角色的性格特点,在一片带着烟火气的土地上,走出了独特的脚印。我真的相信他们存在呀。我觉得有一天去LA可能会想起这里是阿杰曾经抽烟等人的地方,那里可能是川川和诚哥开车的小公寓(我记得你给我看过照片!)。

—————————

阿直我要看新的开车番外啦!!!!(地上打滚)喜欢阿直的车!!!点到为止!颠龙倒凤全靠脑补真的很适合我这样的脑洞星人。٩(˃̶͈̀௰˂̶͈́)و 三件套气场摄人内心强大的诚哥请不要客气地把川川吃掉!!!(⁎⁍̴̛ᴗ⁍̴̛⁎)



………好温暖的故事……… 再也没有遇见真的是………忍不住流泪。可能真的有天使吧………(╥﹏╥)

2682:

一个有点糟糕的故事
关于偷盗癖

已经把这些日记画出来可能有几年了,但从来没有发过,自己也一直不敢回头看这些回忆。但是一个朋友很喜欢,她说这是个“悄悄得救的故事”。

一出喜剧(下)

写给芙蓉的AU读后感:@木末芙蓉花 

其实有时候我就是喜欢看一些不怎么正常的人做一些不怎么正常的事,然后自得其乐得傻乎乎的乐。

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太正常的人了。内心里有一簇火焰,它不大但它一直燃烧,然后我大脑里有一盆洗澡水,就一直没烧开过,还时不时漏点水下去免得火太旺把我自己给烧了。

然后我就特别喜欢看那些被自己的心火烧着的人在这个尘世里翻滚,可能顺便烧了别人,也可能不小心被谁浇熄,也可能把自己烧成了灰。不管是哪种结局,都挺好。至少他们都在时间这个维度上曾发过光,火焰窜高的瞬间都挺美的。

每一个可能不太完美的圆被拓印在纸上的时候有一种独特的美。两个歪七扭八的圆互相圈来圈去的时候,就让人想把它们归拢在一起。但你可以看到歪出来的棱角和重叠的暗色。好像一副抽象艺术作品。当然,也可以是我昨天画画的时候不小心留下的咖啡杯印。

木末芙蓉花:

簇邪 AU


人物设定:


    黎簇:大学生,娱乐圈新人


    吴邪:金牌摄影师,有情史,前任影帝。




石磨




求你们评论。AU真的难写……


上篇请移步盗墓笔记合集。

城堡

每一个人心里都是一座城堡。🈶️好多道城墙和护城河。每每打开每一道城门和吊桥都是一种冒险。因为你等于把自己毫无防备地展现在对方面前。但对于对方是否能接受并欣赏和珍惜你的打开的那一个瞬间,已经不在你的手中。而这层层考验是为了筛选真正值得你交心的人,值得你托付自己最不堪的部分,值得你去放肆和放弃所有的繁文缛节。但对方未必明了。这部分经历一定包含了许多痛苦和伤害。对方未必知道。但对于个体是是实打实的。于是大部分人,都孤独的活着。自己的软肋还是藏起来的好。

每一次的专辑设计都棒呆啦~这是预购实体专辑的幸福!

这个故事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啊……@木末芙蓉花 @咖喱星的拉面 @邊草無窮日暮 (今日才发现可以AT人了!)

云想:

《旅途》Part.10
和灰灰 一起的脑洞!
时间线是雷神3以后,雷神3时期的lok和雷神1时期的loki互相交换了灵魂,在各自的宇宙线(不在一条时间线)中醒了过来。

走剧情走剧情!)

Loki一如既往的看向天空,却是虚无的黑暗。